胥禾

还是魔性的妾身\(^o^)/YES!

反正没人,不怕被打

新版瞬间不会用了 _(:зゝ∠)_

偷偷丢个头像就跑系列

我发现我每次把齐三塑造的很立体呀

【三九百日第十九弹】表情大赛续篇

前情提要

九:“三哥,咱们来比表情”

三:“九弟输了,要陪为兄过情人节”

结果,理所当然的小九输了XD

小九不作不死,这个真理你怎么就不懂呢?嘛,虽然他不作也会“死”就是了~

P.S  第一张是改图,第二张人体有参考

今日表情~太子妃剧里貌似只有芃芃哥笑得豪爽啊

九:“不能鱼丸了!”

三:“朕的宝剑在哪里?”

芃芃哥:“哈哈哈哈哈哈。。。”

小天使:“九哥这样也很美呢”

亲爱的们注意啦

胥禾在买泥人的时候不小心被小偷摸走了手机 @水宝  @桃妖  @毛毛自幼学画家师姓齐行三 你们仨要特别注意哦,无论胥禾发给你们什么QQ消息不要相信哦。我整理好后会发一句都知道的话给你们~

                                                                                                    以上

三/九:“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吃了这碗元宵!"

九【小小声】:”这可是我和三哥做的哦“

导演:“非常好,非常好。齐翰的表情做的很到位啊,齐晟你还是太僵。多向你弟弟学学哈”


今日表情包请自截~三和九各做一次死,祝开心~

第三张是改的 @待到秋木苏醒时如若见花_Moe 图

人出没

在广阔的东胜神州的西北有一片很大很大的森林。里面住着俩只熊,和许多小兔子小松鼠小狐狸什么的小动物。这俩只熊是兄弟,大的叫齐晟,小的叫齐翰,他们作为森林里最大的生物理所当然的统治着森林,小动物们过着吃饱了就睡的日子。森林里一片祥和。

然而在熊年熊月的一天,和谐的森林里传来不和谐的声音。可爱的绿兔子妹妹绿篱被残忍的杀害了!森林的王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一汪红艳艳的液体和蹲在液体旁边颤抖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杨严小松鼠以及一堆吵吵嚷嚷的小不点,齐晟本就凶残的脸更凶残了,齐翰拍了拍他的爪子,托起杨严柔声安抚,齐晟的杀气实质化了。小动物们都哆嗦着缩到齐翰身后,仍在安抚杨小不点的齐翰眼神都没给齐晟一个:“三哥,你吓到他们了”语气温柔,齐晟一个激灵,杀气消散了~小动物们集体伸爪擦汗星星眼:“二大王好帅哦~ ԅ(¯﹃¯ԅ)  “

齐晟默默的心里记着小黑账。

据目击者杨严描述,凶手是一只长得很丑的动物,浑身毛都没有小眼睛但是和二大王一样俩只腿走路走的很好看,还拿着会“崩——”响的东西,就是拿那东西杀害绿篱姐姐的555。齐翰:“(°ο°)小可爱。。。你是不是看错啦?咱们森林里并没有这种动物(..•˘_˘•..)森林史也没有记载╮(╯_╰)╭”杨严:“,,Ծ‸Ծ,,二大王,我的眼睛很大的,绝对没看错 (..•˘_˘•..)”齐晟当机立断:“九弟,把凶手画出来!杨严,你去召集所有松鼠,一定要把凶手找到!”杨严蹦跳着找所有的小伙伴去了。看着专心作画的齐翰,齐晟想着让他做自己王后的一百种方法。

很快杨严就报告说找到了,因为凶手这次连续杀了好些森林公民!

俩只熊带着子民快马加鞭赶到包围了凶手,然而除了损失了更多的子民加知道了凶手叫人并没有卵用。齐晟背靠着齐翰喘着粗气,突然福至心灵:“九弟,咱门来打个赌!”齐翰:“赌什么?”齐晟扬眉一笑:“就赌谁先把人赶出森林,你若是输了得做我的王后”齐翰翻了个白眼:“若是我赢了呢?”齐晟(◕‿◕✿) :“每天给你足够的蜂蜜吃!”齐翰扑倒齐晟面前,正襟危坐:“一言为定!”俩熊击掌。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九弟快起来今天是封后大典再不起来就误了吉时了(;¬д¬) ”——by假着急真揩油的熊大王齐晟

伸腿踹开压在身上喊他起床的某熊,懒懒开口:“我饿了”

“好,我去端蜂蜜”ε(┬┬_┬┬)3

 

END

by就不告诉你们哪只熊赢了客户端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ฅ ʕ•̀ω•́ʔ

 

说起来你们一定不相信,绿篱死了不关胥禾的事儿,是手自己打的字!


子归

收到当今驾崩的消息时,齐翰已经捡到那只杜鹃七八天了。

带来着消息的小县令呼吸轻微到不见,像是生怕惊到了主位上悠然品茗的美人。王爷真的很美呢,无聊至极的小县令开始对着美人儿发呆,哪只主位上那人却借着喝茶不动声色的细细打量着他,齐翰心说,像只猫。“布县令今日到访不知所为何事?”突然而来的言语吓得小县令抖了抖,齐翰暗笑,像只呆猫。回神的小县令脸红了红抬手挠了挠头,这才挺直腰板低声禀报。布襄细细的背着上面来的诏令,期间偷偷的瞧了瞧齐翰,见他并无恼意,这才松了口气。他这小动作逗的齐翰心里不停地冒泡泡,捉弄人的泡泡。

这边想着怎么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那边已是背完了。看他这魂游天外的样子,布襄小心翼翼的唤了声王爷,然后瞪大了本来就大的眼睛。齐翰听说他的那位三哥死了,心说他怎么可能会死,我还活着他怎么会死了呢,定是他们联合诓我的,被这些人的大胆给取悦了。当即摇摇手“当今龙体康健且正当壮年怎会驾崩?这话可说不得。还有,草民在已是庶民,当不起这声王爷”布襄想说,王爷节哀顺便,未及开口,扑棱棱飞进来一只毛色鲜艳的鸟来。小县令眨眨眼,把没出口的话咽进肚子里。看齐翰开始专心逗弄那鸟,小县令暗自叹口气,退了出去,只是临出门前又扭头看了看那只鸟。

 

“那般艳丽的杜鹃真是少见呢,王爷不仅人好看,养的鸟也好看呢”

阿涂无语的看着从桃花坞回来就开始自言自语的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少爷,您已经念了一个时辰了。您就算念到海枯石烂王爷也不会喜欢你的,您就趁早熄了这心思吧!”

布襄撇撇嘴,曵斜眼儿“你懂什么!那只杜鹃怕不是寻常之物”,阿涂立马扔下手里的扫把凑到了布襄身边,眼里的小星星一闪一闪的,布襄促狭的瞥了她一眼,优雅的喝了口茶,慢条斯理地开口:“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鲜艳的杜鹃,难道那杜鹃会是寻常鸟儿?”引的阿涂不顾尊卑端走了他的茶水,包括茶壶茶杯。他也不管,自顾自拿起一卷书“啧啧,这就生气啦。飞鸟载鬼车,我可曾听说过乡间有民死后化为鹧鸪呢~”,然后看着已经走到游廊的阿涂又闪着星星眼坐到他脚边。

 

    一出门看到强公公的时候,齐翰还心里嘀咕齐晟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强公公静静的行礼。是大礼,齐翰心突突的跳,伸手把他捞了起来。强公公顺着力道起身,从怀里摸出封信。齐翰拿着信向书房走去,他知道这是齐晟亲笔写的,他笃定。齐翰进了书房,强公公摸摸差点被门夹到的鼻子,静静的守着。

      撕开封纸,淡淡的血腥味飘进鼻孔,齐翰皱眉,犹豫了下,还是抽出了厚厚的一叠纸,耐着性子一行一行的看去。黑褐色的痕迹冲进眼里,怎一个触目惊心?毛绒绒的触感自颈子蔓延开来,微微转头就瞧见美到妖异的杜鹃正在蹭着他,那杜鹃看他发现了自己努力拍着短小的翅膀飞到齐翰脸那个位置,轻轻啄了啄齐翰。翅膀似乎小了许多?伸手去摸了摸脸,摸到满脸湿凉的液体,齐翰震惊了,竟然落泪了!茫然的问肩上那只鸟,我为什么会流泪呢?杜鹃水意弥漫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叫了俩声,齐翰抹干净脸“是啊,不如归去,回那个活坟墓吧”。齐翰面无表情的走向后园,也没理一直等在门口的强公公,强公公瞧着他的脸色,觉得心更凉了,陛下,值吗?这个人没有心。奇异的是,那杜鹃瞥了他一眼,轻轻叫了声。

 

      杜鹃望了望窗外明月,一边轻声叫着一边飞到闲适夜读的人小臂上,啄着他的手,看齐翰注意到自己了,便用俩只小爪子抓起他一根手指。齐翰饶有兴趣的跟着它的力道,直至床上,杜鹃向下一跳,然后,腿一软,直接滚了起来,终于被齐翰的大腿拦祝了。看着杜鹃气鼓鼓的站起来瞪了他一眼,然后将头埋到翅膀下,齐翰很不厚道的笑了,那杜鹃听到他的笑声伸出头来转身拿尾巴对着齐翰,齐翰笑声更大了,看杜鹃还是不理他,伸手开始顺毛。上手才发现昨日还光滑如锦缎的羽毛涩涩的,颜色亦是没有往日那般鲜亮,就连个头都没往日大了。嘴里边开始猜测起原因来,漫无边际的瞎猜后来变成了谈心,齐翰说起了他三哥,眼泪直流,陛下怎么就死了呢,他怎么就死了呢,他死了我就得劳碌了,我不想日日批奏折啊。。。。也没发现那杜鹃瞬间黯淡的眼睛。

 

      礼部侍郎带着仪仗,等相应事物顺着强公公的指引找到齐翰时,看到那位帝国至尊在刨土,暗暗腹诽着,刚要开口就看到强公公要眨到痉挛的眼睛,遂躬身静候。布襄也不知为何,想开口说点什么,于是众人便被小县令大喇喇的“王爷,那杜鹃死了?“吓了一哆嗦。齐翰转身看是他,点了点头,嘴角一勾:”你如何得知?“布襄低头:”小的胡乱说的“齐翰继续刨土,“可惜了那么美丽的鸟儿”。

     坑挖好了,杜鹃不见了。一帮人在桃花坞里乱哄哄的到处找杜鹃尸体,唯独布襄站在那埋杜鹃的坑边,一副看戏的样子。“布县令,知道什么?”字儿慢悠悠的挪到了布襄耳朵里,神情一霎成了迷茫的猫样,无辜的与声音主人对视了起来。“咳咳”猫变成狐狸了:“下官猜测,王爷可是对那杜鹃说过什么话?“,对面那张美丽的脸浮现鄙夷:”每天都会对着它说话,它在聪明只不过是只扁毛畜生“”若它不是呢?“齐翰懵了:”不是?它不是杜鹃?“布襄:”。。。。。。飞鸟载鬼车,王爷“齐翰悟了。齐翰不是不知道有这种事,小时候皇爷爷的那个道长朋友讲过,他不信。他现在仍不信,即使小县令说它可能是魂魄所化,认识他齐翰的魂魄早就归地府了,若是在人间怎么早不出现?

     

 

     坐在焕然一新的桃仙殿,齐翰眉目间的温柔藏都藏不住。母妃,翰儿回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P.S   馊水要不要?不要胥禾也扔出来了。粮都去哪啦~还没来得及过元宵节就没啦~逼得渣渣自割腿肉,啊,我这是腿毛

齐翰:“让我住冷宫也就算了!竟然拿一颗夜明珠就想睡我!你个人渣!”

乖哒哒的小九随便捏咯~

这是你们要的崩坏子的小九,不许打我哦

原来今儿个是情人节,山中无岁月,何况吾等单身狗。三哥也要过情人节咯~

拼个图,见笑了

五厘米的磨墨梗

齐三:“九弟你什么时候裁的这身黑衣服【更显的肌肤如玉了(¯﹃¯)】”

小九:“还不都是因为你!(┙>∧<)┙へ┻┻ "

_ @怜魅婷 _说好的五厘米 ♪(^∀^●)ノシ  @水宝 其余的先欠着(●'◡'●)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在这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妾身的心却日夜不能安然。怕是不能产粮了,特请求假日。

                                                                                          胥和叩谢

最后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给齐翰的一封信

写在前面的话:

今儿8,9点钟心爱的豆芽弃我和弟弟而去,心情很不好,所以才有了这封信。没有什么文笔,逻辑可言,只为发泄
————————————————————————————————————————————————————————————————

 吾弟齐翰:

     见字如面,"小九"是为兄最中意的称呼,只因为除了三哥没有人这么叫你。为兄还记得记得初初见面时候,你长的与御膳房的糯米团子甚是相似,兄心甚悦,叫你“小九,小九。。。。”然,你未曾答应。为兄心甚哀,皇爷爷说是九儿太小了。

    。。。。。。

     你三岁那年花朝节刚过,宫里来了一个挺俊秀的道士,是皇爷爷的好友。他拉着皇爷爷在晓月亭对酌。你靠着为兄对着皓月流口水,说好大一块饴糖(这是梦溪石大大的《山河日月》里的原话,胥和借用下嘿嘿)。为兄正想着带你偷偷的去找魏公公要糖吃,不想却被那个道长瞅见了。他也不顾忌皇爷爷抱起你就亲了一口!那时为兄很是恼火心里暗想本皇子还没亲呐他个臭道士就亲上了!那么丑还敢亲本皇子的小九!但是碍于皇爷爷没敢吭声。皇爷爷也没生气,笑着问那臭道士可是喜欢九儿,那道士说九儿这么可爱,给贫道做徒弟如何,为兄登时就急了,怕皇爷爷把小九给了那臭道士,皇爷爷只是笑骂了句,竟敢要朕的皇孙做个臭道士,皇爷爷这么说,为兄就放心了,看你还惦记着饴糖,还没开口请辞就被皇爷爷赶走了。

     那天晚上还是没吃上饴糖。因为你的母妃病了,突来的恶疾。怕你忧心太过,想去看看你,被母后挡了。从国子监回来途中听到宫女们说,柔妃娘娘病症恶化了。学习骑射回寝宫,听到宫女们说柔妃娘娘水米难进,已是昏迷数日了。瞒着母后打听你的消息,只说九皇子每日守在柔妃床前不说话,也不哭恼,困了就靠着睡会儿,即使睡着了俩只小手死死的握着柔妃的一只手。为兄虽未见上你,也略略安心了些,你没生病。 

     再次见到你,是桃花灼灼的三月。听宫女们说,柔妃娘娘在昏睡了近半月突然醒了。

跟着父皇去了桃仙殿。父皇止了太监宫女的通报,进了殿瞧见柔妃抱着你靠在软枕上绣着什么。你瘦了很多,浓浓的黑眼圈像极了那个道士说的熊猫。柔妃还没生病时,你成天到晚粘着那个臭道士,听他讲大千世界。当你看到那个道士画的熊猫这个矮胖子时俩只眼睛亮的像是番邦进贡的白色的宝石。父皇低低的和柔妃说着什么,大概是吵到了你,你哼哼着扭了扭,逗乐了三个人。

     五日后,寅时三刻还不到。阖宫吵吵闹闹的,想着顾老夫子今日要考校功课,变起身了。不多时,魏公公便来通报,柔妃殁了。丧礼过后,你却一病不起。你病的那几日为兄寝食难安,生怕你跟着你母妃去了。父皇也不许众皇子去瞧一瞧,怕过了病气。你生病的第三日,皇祖母把你抱到兴圣宫去了,父皇还被皇爷爷叫去骂了一个时辰呢。许是皇祖母和皇爷爷福泽深厚,一个月后你已能和为兄一起去看静妃养的小白狗了。在后来就听魏公公说,你被养到了静妃名下了,父皇因此又被皇祖母宣到兴圣宫骂了一个时辰。皇祖母皇爷爷担心你受委屈,便三天俩头把你接到兴圣宫住个十天半月的,为兄很高兴,这样能常常看到你了。

      。。。。。。。。。。。

 。。。。。。。。。。。

你十岁的时候,那个臭道士又来了。因着那个道士一时兴起要给皇子皇女批命,皇爷爷便着人将十几个孙子孙女宣到长乐殿,你是被皇爷爷牵着来的红色的皇子服生生穿出了妖艳,也羡煞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兄弟姐妹。为兄那时心想,小九,你和三哥一起下地狱吧。理所当然的第一个是小九你,那道士面色奇怪,皇爷爷问及只是摇了摇头。小九猜为兄的是什么?罢了,你肯定是淡漠的一句“臣弟不知”他给为兄的是“翻念凡夫迷执”,呵呵,他怕是看出来什么了,却不知是你。说来,那时候小九已经和为兄生疏了呢。

第二日,父皇下诏立为兄为太子,小九一定记得吧。为兄以为离你又近了一步,高兴的多用了一碗饭,没想到梦里也是你。梦里的你泪眼迷离,肌肤莹白如玉。小九你一定会骂为兄下流无耻吧,哈哈哈。

元奉六年,皇爷爷驾崩了。为兄听着响彻皇城的钟声,抑制不住的笑涌出喉管,那些愚蠢的东西以为三皇子猝闻噩耗悲痛过度,为兄是真的高兴,九皇子的天塌了,真好。父皇纵使宠爱你,也没办法护着你不受风雨,皇爷爷才刚死没几天,父皇迫于压力派你去南疆历练。为你送行的时候,为兄很是不舍呢,你穿白衣的样子也很好看呢。

 

你从南疆回京之后,甚至不愿与为兄演那一场兄友弟恭的戏,却与杨家那个蠢货称兄道弟,对他关怀备至,哦,还有一个张家小姐,对她予取予求。可惜,她转身就嫁给了我。大婚那日你来了扔下贺礼,道了声恭喜便走了,可巧你穿的也是红衣,为兄是不是可以认为是你我的大喜之日?

再后来,为兄每天忍受的是剜心蚀骨之痛啊,小九!父皇虽然性子宽和确实是九皇子的亲生父亲,还有皇爷爷!为兄以为你从南疆回来,你就是为兄的囊中之物了,没成想,皇爷爷还留了一手,死都死了还不安生!呵呵。

小九不要扔了为兄的书信哦,皇祖母也同意为兄立小九为皇太弟。你别担你皇嫂,为兄带着她一起去见父皇和皇爷爷了,至于灏儿,尚在襁褓中。小九,京中已然安全,三哥怕是要先走一步了。你是众望所归,三哥夺了你的都还给你。

三哥很开心,三哥没得到你,谁也没得到你。你谁都不爱,你谁都不爱

 



偶然看到的一篇漫画,正好这只小狐狸排行第九。脑补狐王齐三调教熊孩子小九最终调教到成【chuang】才【shang】的故事

三/严:九弟/九哥今天也是美美哒【痴汉脸


严:“太子殿下,九哥为什么还没过来呀?”
三:“。。。吾不知”
翰:俩白痴!!本王冻成冰棍了还不过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的我也不能好了,请让我自由的做一只气质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累的不想画画,那歪脖子凑数好了~

————————————————————————————————————————————————————————————————

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芃九三大三角。这是齐老三15时去军中历练,回来后发现最喜欢的人被自己的未婚妻给抢走了。顺便说一句,这时,小九5岁,芃哥8岁(齐老三暗搓搓的在玩儿养成)

————————————————————————————————————————————————————————————————

安利一下下

萌三九的小伙伴们,快来报团!

自2016年新年开始,我们要为三九开辟新气象,热爱三九的各位太太们赶快投入我们的怀抱,三九百日活动将在大年初一正式开始。欢迎大家踊跃报名,敲门砖走

欢迎加入三九百日聚集地,群号码:530904617

请自带技能和id~

杂食动物,最喜欢吃肉了(๑>؂<๑)。
© 胥禾 | Powered by LOFTER